约束工具对我们的民主有用

作者:勾袢剜

<p>第49-3条于1958年通过,因为迫切需要稳定权力</p><p>今天,有争议的,它仍然是政府的必要机制</p><p>世界| 19.02.2015 16:38•2015年2月23日10:45更新当前争议的悖论是,这篇文章在通过时已成为广泛共识的主题</p><p> 1958年,每个人都寻求宪法手段来结束第四共和国的部长级不稳定 - 十二年来的18个政府</p><p>而这种关注不仅仅是戴高乐主义者的关注;它也是第四共和国前总理的成员,包括Guy Mollet</p><p>这篇文章的天才是基于两个单一的</p><p>第一部分涉及辩论的主题,不再是法律,而是政府的存在</p><p>当总理在获得部长理事会授权后,其政府对法律文本负有责任时,暂停对该案文的讨论并继续进行政府职能的维护</p><p>在这种情况下,向代表提出的问题不再支持或反对马克龙法律,而是支持或反对瓦尔斯政府的垮台</p><p>政治风险并不相同,特别是生态学家代表和社会主义叛乱分子被迫决定他们多么想要反对共和国总统的政策</p><p>第二个问题涉及如何计算投票</p><p>当国会议员通过提出谴责动议来回应责任承诺时,只计算赞成议案的票数,这具有将国会议员置于同一阵营以支持政府和弃权者的机械效应</p><p> </p><p>如果投票已经通过,马克龙法律将计算选票和反对票</p><p>权利和反叛左派的负面声音的加入导致了对法律的拒绝</p><p>根据第49-3条,反叛的左派有必要投票支持权利起草的议案,以便法律不被通过,政府被推翻</p><p>如果我们记得1992年共产党人已经这样做,就不能排除这种假设</p><p>这种双重转变完全符合其目的,因为自1958年以来,没有任何政府被第49条推翻</p><p> -3</p><p>指责1958年的宪法是没有用的</p><p>这种对部长稳定的宪法追求并不是第五共和国所特有的</p><p>所有议会制度都设计了约束机制</p><p>例如,在德国和西班牙,代表只有在他们能够以同样的姿态提出未来总理的名义时,才能推翻政府</p><p>议员们在2008年获得政府只能在会议期间使用第49-3条;但政府一直有可能利用它来通过财政和社会保障融资法,这是政府政策的两个结构性法律</p><p>尽管有批评,但这篇文章已成为一种有用的治理手段</p><p>但也证明,当妥协,讨论,成员等其他手段不再足以治理时,这是不可或缺的手段</p><p>莱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为同居时期在复数左翼政府领导下从未使用过第49-3条而自豪</p><p>奥朗德先生不再拥有正面多数的会员资格,并且由于多数票,他没有替代多数票</p><p>因此,他将被迫以受限制的多数生活</p><p>直到什么时候Dominique Rousseau(Sorbonne Paris-I法学院教授)订阅世界随时随地享受报纸</p><p>纸质订阅,网络和平板电脑上的100%数字报价</p><p>从1€在线新闻杂志订阅世界,Le Monde.fr为访客提供新闻的完整概述</p><p>通过法国媒体在线新闻网站Le Monde.fr,每天发现所有信息(从政治到经济,....